【撸起袖子建一流】翻开人文与艺术的新一页
[打印本页]
发布时间: 2018-05-30 浏览次数: 1914

【名 片】

学科群:人文与艺术

重点发展方向与研究领域:中国地方史与民间文献研究,中国历史上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中外语言学关系与国家语言能力研究,中国民族研究的跨学科探索,南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保护与发展,朱子学与中国文化发展战略研究。

建设思路:依托中国史、中国语言文学、民族学等一级学科,突显中国特色,以世界一流为目标,以需求为导向,以问题为引领,坚持交叉融合,整合校内相关力量建设六个重点发展方向和主要领域。力争在近期建成一批国内顶尖、国际知名的学科品牌,到本世纪中叶建成世界一流的人文与艺术学科群。

建设目标:在立足中国本土实践的基础上,积极探索人文社会科学的跨学科研究路径,紧紧围绕国家战略、地方需求为学科发展导向,有重点、分步骤、高站位地逐步推进,最终在本世纪中叶建成能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世界一流人文与艺术科学研究平台。


【对 话】

朱菁:“认清自己与‘一流’的差距”

问:您如何看待“一流”,您认为人文与艺术学科群的“一流”目标是什么?

答:怎么才能算是“一流”学科,这其实可以从多个维度回答。直白一点说,就是在国内外范围得到同行的认可。因此要实行分步走,首先成为公认的“国内一流”,其次才能建设“世界一流”。具体一点说,或者说在硬性的指标上,最直接的就是教育部每四年组织一次的学科评估,各项学科或者说大部分学科都能在评估中进入到A的序列,才能有底气说自己是“国内一流”。虽然这个测评体系未必能完全准确地反映一个学科的建设情况,但就上一轮国内各高校各学科的评比结果和我所了解的学科分布情况大体上还是符合的,因此应该说这样一个评价体系是我们在建设一流学科过程中可以参照的最直接、最具体的一个指标。

但摆在我们眼前很现实的一个情况是,在上一轮教育部的学科评估中,厦门大学人文与艺术学科能进入到A序列的学科并不多,也就是说我们要认清自己与“一流”还存在着一定差距。非常感谢学校在“双一流”建设总体布局中,仍为人文与艺术学科群保留了一席之地,这也为接下来本学科群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和平台。

问:我们知道,人文与艺术学科群覆盖面十分广泛,涉及6个学院、涵盖13个一级学科。在这么多学科中,您是如何统筹安排,确定重点研究领域的?

答:应该说我只是名义上作为这个学科群的负责人、协调人,而人文与艺术学科群这六个重点研究领域,是很多专家学者经过多层次、多方面的慎重考虑最终确定下来的。而这些重点研究领域,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本学科群里历史积淀深厚、发展势头良好、符合国家战略需求和富有特色亮点的几个学科和研究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在学校的“双一流”建设方案中,一方面人文与艺术学科群涵盖了建筑学等传统认知上的非人文艺术学科;另一方面很多人文艺术学科也参与到诸如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一带一路”研究等学科群,我认为这很好地做到了学科交叉,也是学校“双一流”建设的初衷与目的。

问:厦门大学的人文与艺术学科具有十分悠久的历史和较为扎实的建设基础。那么您认为本学科群在“双一流”建设中要如何平衡传承与创新,在传统中寻找突破点、焕发新活力?

答:对于有些已经有较好发展成就、已经形成自己学术理念、学术传统的学科,我们要进一步继承和发扬。将过去学科发展过程中,经受历史检验保留下来的精华提取留存,为未来的学科发展奠定基础。

对于怎么寻找突破点,一方面我们也要结合现在所处的时代变化,对标国家区域发展的重大需求,寻找新的学科发展方向、新的学科研究特色。尤其要注重发掘培养新的学术领军青年人才,创造更好的环境条件,运用最新的研究方法、研究手段,使他们施展才华、脱颖而出。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加快国际化进程,适时引进外籍专家、国际资深学者、或者有国际化背景的青年学者,与国际上相对有影响的、或者已经处于世界一流的学校学科学者深入交流,去学习借鉴他们的研究兴趣、工作方式,在更广阔的舞台上激发灵感、提升自己。

问:相较于理工科,人文与艺术学科的成果产出是更加抽象的,那么您认为本学科该如何推动产学研相结合,增强社会服务能力?

答:首先我们要承认人文艺术基础学科有自己的学科逻辑特点,与社会现实问题距离更远。确实存在这样一种情况,有一些学者需要做“冷板凳”,十年磨一剑,争取能留下传世之作。比如中文系的刘荣平副教授历时十余年、查阅3000多种文献,坚持不懈完成的《全闽词》,编入了606位词人的13352首词,是唐宋至民国期间福建词人词作的一次全面汇总。这样的研究看上去和具体的现实问题显得距离较远,但依然是了不起的研究。基础学科研究不需要跟随社会热点、现实需求亦步亦趋,而是需要得到各方的认可、尊重和保护。

其次人文与艺术学科还是有很多方面与社会现实问题可以很好结合,比如在文化建设、旅游产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民间信仰、国际交流、海外华人华侨组织等方面可以发挥非常关键的作用。现在人文学院、艺术学院等多位老师也在从事着文化创意产业的相关工作。再比如我们的建设方案中“朱子学与中国文化发展战略研究”这个重点研究领域,就是很好地与福建优秀的文化传统结合在一起,打造朱子文化品牌,为福建省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献计献策,发挥传统文化积极服务社会的功能。

问:您认为,本学科群在学校“双一流”建设中最大的困难与挑战是什么?

一是现实问题,就像我前面提到的,厦门大学的人文与艺术学科群还处于不是那么领先的地位,距离“国内一流”还有差距。因此,我们要趁着这次“双一流”建设的新契机迎头赶上。

二是体制问题。一些以前遗留的学科布局、学科分配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约束了学科的发展。比如将文史哲、人类学、民族学压缩打包在一个学院里,究竟是有利于学科发展,或者抑制了学科发展,其实是需要重新思考斟酌的。

三是队伍问题。很直白地说,现在搞“双一流”建设,学校学院很重视,一部分教师心理很着急,但还有相当一部分教师不自信、不关心、不积极,没有紧迫感、使命感。如何调动教师们的积极性,是我当下觉得很迫切的一个困难。

四是执行问题。“双一流”建设是一项十分巨大的工程,每个环节的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不仅教师有新的教学方法要调整,学生也要适应新的培养模式,甚至管理者也要学习新的管理手段。这当中涉及的层面纷繁复杂,要全部动起来,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宣传部  文/杜 筠  图/林济源)


【故 事】

探寻人类起源和演化的奥秘

你相信只要2毫升唾液,就能知道自己的祖先是谁,从哪里来吗?只要50毫克骨粉就能推断尸骨的典型体貌特征和族群归属吗?这项被戏称为“黑科技”的基因祖源检测,其实正是近年来发展势头迅猛的新兴交叉学科——分子人类学的直接应用。

作为学校分子人类学的学科带头人,人文学院人类学与民族学系的王传超副教授去年8月底刚依托“南强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来到厦门大学。来厦大之前,他曾先后学习、工作于复旦大学、哈佛大学医学院和德国马普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担任多份被SSCI和SCI索引的学术期刊的副主编和编委,是领域内的知名青年学者。

初来乍到,虽然实验室还在申请和筹建中,但王传超的科研和教学工作却一刻都没有停止。入职半年多,他已在Nature Communications、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等期刊上发表SSCI和SCI论文7篇。5月16日,他刚又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的身份联合36家国际科研单位在BioRxiv上预发表了论文,利用古基因组解析高加索地区的史前史。教学上,最初的课堂答疑逐渐演变成了每周五下午人类学系众多学生们自发聚集到他的办公室,办起了学术沙龙来探讨最新进展和相应课题,同学们还能通过网络视频与海外顶尖实验室的专家学者们进行学术讨论。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传统意义上的人类学主要是通过文献梳理、田野调查、深入访谈等定性研究方法,探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文化现象。而王传超的分子人类学研究则是从古人类的骨头中提取DNA,通过高通量测序取得数据,结合考古、历史和语言学,探究古今人类各族群的起源、迁徙、演化、文化发展,以及古病原菌的演化历史等多层次问题。据了解,这一研究领域在欧美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但目前在国内却几乎是空白。

“通俗一点说,我们是以考古所提供的研究材料,用生物学的工具和方法,回答文化、历史、语言、考古等人文社科方面关心的问题”,王传超介绍道:“引入自然科学的技术方法,将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相结合,能极大增加人类学尤其是人类史前史研究的精确性。”

虽然这一研究方向在大众眼中还比较陌生,但其实厦门大学的人类学科从九十年前初创的林惠祥先生直到现在的张先清主任,都始终坚守“四分支”即文化、语言、考古、和体质(生物)协同发展的学科传统。也只有将这四个维度放在一起,形成一个学科充分交叉的平台,才能更科学全面地研究人类起源和发展的问题。王传超的加入,对于厦门大学考古、历史、语言和人类学科研究力量的强强联合,甚至生命医学学科等领域内人类遗传和进化研究方向发展都将起到重要作用。

事实上,除了在科学研究上可以回答人文社科的传统研究方法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外,分子人类学还与医疗健康、公共卫生、法医学等应用性学科领域有紧密联系,能给这些领域带来全新的工作视角。

王传超说,目前他的重点研究区域是西伯利亚和欧洲,希望未来可以在厦大建起高水平的古人类DNA实验室,更系统地研究中国的样本,立足东南沿海,辐射东南亚、太平洋地区,努力将厦门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系建设成为分子人类学原创理论发源地、杰出创新人才培养基地和国际知名学术高地,将远古世界的历史和人类祖先的奥秘探寻得更深更远。

(宣传部  文/杜 筠  图/人文学院)

责任编辑:黄伟彬

版权所有:厦门大学 管理员信箱: service@xmu.edu.cn
Copyright © 2008 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