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世界的厦大人】与众不同的本科班
[打印本页]
发布时间: 2016-05-03 浏览次数: 3527

厦大有个与众不同的本科班

  班主任是诺奖得主,老师来自剑桥牛津哈佛等顶尖名校

  培养学生的方式也别出心裁,除了课堂还有餐桌

 布鲁斯和老师们在午餐中与学生交流。

笑声爽朗的布鲁斯。

“旁听生”布鲁斯。

【名片】

全球最牛的本科生班主任

  59岁的美国人布鲁斯•博伊特勒是201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去年1月,布鲁斯在厦大生命科学学院成立了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博伊特勒书院”。在书院里,他投入最多心血是拔尖计划人才班,选拔优秀本科学生进行培养。

  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千里迢迢从美国飞来厦门,为的是给本科生上课。


    文/记者 佘峥  通讯员 李静  图/记者 黄嵘

午饭时间到了,美国人布鲁斯•博伊特勒(Bruce Beutler)走进厦大翔安校区的教工食堂,他看起来很熟悉操作程序,拿了托盘,先打饭,然后排队等待点菜、刷卡。

  人有点多,但他眼尖地看到其中一个空位。布鲁斯的前后左右,都是人,每个人都在专心对付眼前那堆饭菜,没有人注意这位老外,当然,更不会有人意识到:他们是在和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共进午餐。

  是的,布鲁斯是201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他之所以跑到厦大翔安校区“吃食堂”,是因为这位诺奖得主正在这里雄心勃勃地开展一项本科拔尖人才培养计划。去年1月,布鲁斯在厦大生命科学学院成立了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博伊特勒书院”。

  从那时起,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从就职的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宿主防御遗传学中心消失,来到厦大翔安校区。

  不过,一位诺奖获得者,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为的是给本科生上课。用现在的时髦话来说:这是几个意思啊!

  

开班教本科生,传承知识比获得诺奖更重要

解密——“博伊特勒书院”:去年1月,布鲁斯在厦大生命科学学院成立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博伊特勒书院”。一部分是普适教育;另一部分是拔尖计划。布鲁斯更多参与的是拔尖计划人才班。

  上月底的一个早上8:00,布鲁斯准时出现在位于厦大翔安校区的厦大生命科学学院,他经过20多个小时的辗转飞行,前一天晚上10点抵达厦门。

  这已经是布鲁斯今年的第二趟厦大行。这位“诺贝尔奖先生”的语言系统已经自动切换到“树懒先生”频道,像那部风靡全球《疯狂动物城》里的树懒闪电,布鲁斯迫使自己说着一口异常清晰又有点缓慢的英语,为的是让他的中国学生听得更加清晰。

  但是,为什么是厦大?这是布鲁斯的“必答题”,“树懒先生”还是很耐心地说,因为“韩”。他说的“韩”是厦门大学副校长、中科院院士韩家淮教授,他是布鲁斯带的第一个博士生。韩家淮在2007年来到厦大,他对炎症反应机理的研究一直处于世界前沿,而炎症反应机理研究和癌症治疗有关。

  师生一场,韩家淮一直和布鲁斯保持密切联系,事实上,在布鲁斯获得诺奖之前,他经常受邀来厦大开讲座。因此,在厦门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等单位组成团队,要创建“细胞信号网络协同创新中心”时,韩家淮又想起了他的老师。

  不过,韩家淮也是喜欢非常规思考的主。大多数诺奖得主来到中国,是为了开展研究,韩家淮却是想请布鲁斯来教中国的本科生!他认为,协同创新中心创建的一个重点是人才培养,而人才培养归根到底,还是要从源头——从本科生抓起。

  韩家淮向布鲁斯提议了两次,他似乎不感兴趣,他在美国有科研项目,带的学生都是研究生,他怎么可能来中国教本科生?

  但是,一年多以前,布鲁斯突然“想明白了”!

  去年1月,布鲁斯在厦大博伊特勒书院成立大会上的发言,阐述他的这一转变。他说,有一天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假如20岁以上的人消失,世界会怎么样?

  布鲁斯认为,可以肯定的是:社会将陷入混乱,会发生大规模的饥荒,文明也将毁于一旦。尽管年轻人朝气蓬勃,满怀赤子之心,但倘若没有长辈传道授业,谁来提供医疗服务?谁会保证电力供应?谁能开飞机?文明也将会戛然而止。

  59岁的布鲁斯说,他因此悟出:建立书院来传承知识或许比获得诺奖更重要。在博伊特勒书院成立仪式上,他告诉他的中国学生:一百年后,可能当今的绝大多数诺奖得主都会被后人遗忘,但是,如果博伊特勒书院蓬勃发展,那么一百年后,书院还会在,还会传授免疫学及遗传学知识。

  

亲自面试学生,用笑容减缓学生的紧张

解密——拔尖班学生是这样选的:拔尖班今年2月开班,首期选了18个人,10人来自厦大,1人来自浙江大学,5人来自中科大,还有2人来自福建师范大学。

拔尖班老师是这样选的:在拔尖班授课的老师除了布鲁斯自己,还包括数位美国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和来自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布鲁塞尔大学等高校的教授。这些老师都是布鲁斯精心挑选的。

  布鲁斯在厦大开始他的新事业。厦大的博伊特勒书院包括两大部分,一部分是普适教育,有150多名本科生参加,学校通过提供名目繁多的课外拓展活动,让学生找到自己的兴趣;另一部分是拔尖计划,即在本科大三下学期,从厦大、浙江大学、中科大等学校选拔30名优秀学生,进行一个学期高强度的全英文专业课程修读,随后他们将被选派至美国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等合作高校,进行6个月-12个月科研实训,书院再推荐优秀的学生到世界知名高校继续深造。

  布鲁斯说,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让他们“再回到中国,把他们的毕生所学或者在研究中发现的新知识再传授给那些最聪明和最优秀的学生”。

  布鲁斯更多地参与拔尖计划人才班,今年2月,这个班开学了,某种角度看,班主任就是这位诺奖获得者。他最终选定四门课:《高级遗传学》、《免疫学》、《细胞信号传导》和《英文写作与报告》,其中之一的《英文写作与报告》,这是针对中国学生的薄弱点而设。

  这位估计是世界上最牛的本科生班主任还亲自通过网络面试学生。

  “树懒先生”用满面笑容来减缓学生对“大人物”的紧张,面试不全涉及专业知识,这位“诺奖班主任”像位“好奇宝宝”,东问西问,譬如说,他问他们对科学的兴趣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来自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的大三学生金石开说,如果你随口说,我从小就对科学产生兴趣,他会打破砂锅问到底:那是什么样的诱因导致的?

  布鲁斯在被本报记者问及这点时表示,他认为,在本科阶段,对科学的热情完全可以弥补他的专业知识缺陷。

  这个拔尖计划首期选了18个人,10人来自厦大,1人来自浙江大学,5人来自中科大,还有两人来自福建师范大学。布鲁斯刷掉了一般面试者,提出的依据是:他尚未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这是最要命的。

  事实上,不止学生,拔尖班的老师也是布鲁斯精心挑选的。有一次,布鲁斯听说一位哈佛大学教授在台湾长庚大学教的英文写作课很棒,布鲁斯立刻飞过去面试他。

  选好了人,布鲁斯还不放心,他经常会拿着笔和纸,和学生一起听课。这位“旁听生”说,他要了解他请的名师的课堂内容是不是合适中国学生,以及课堂效果如何。

  

与学生共进午餐,谈专业也谈美国总统大选

解密——“陪吃”:每天中午和晚上,学生们都要排班,轮流陪老师吃饭。每次陪饭的人数一般会控制在四人左右。餐桌上的话题不限,有的会继续课堂的讨论,或是以当今最先进的发现为题,但是也不限于学术,师生们还会聊起美国总统大选等热门话题。

  布鲁斯选定的另外两门课是《高级遗传学》和《免疫学》,这是他的“地盘”。布鲁斯说,在这个领域里,我认识的人已经出类拔萃,可以保证学生在这里学习到世界最先进、最值得学习的思想。

  学生们很容易感受到课程的与众不同。金石开说,甚至每节课上课前最后一秒,老师还在上网刷新PPT数据。他粗略统计,每门课有30%-40%是引自各地最新的文献。

  那么,这个书院的教师队伍有多“豪华”?从同学们描述的午餐阵容就知道了。

  布鲁斯这次来厦大,拔尖班利用中午在学校餐厅来了个聚餐,总共17个学生,四位老师。四位老师中,布鲁斯是诺奖得主,教免疫的老师来自牛津大学,教细胞信号传导来自剑桥大学,英语写作教师毕业于哈佛大学。

  这顿阵容强大的午餐一般会持续一两个小时。

  事实上,“陪饭”是博伊特勒书院的一个常规动作。每天中午和晚上,学生们要轮流陪老师吃饭。布鲁斯来时也不例外,每次陪饭的人数一般会控制在四人左右。餐桌上的话题不限,有的会继续课堂的讨论,或是以当今最先进的发现为题,但也不限于学术。拔尖班的学生范婧雯举例说,最近讨论了美国总统大选,也讨论了处女果蝇,她趁机还问了科学界的性别问题——在这个拔尖班,18位学生,有10名女生。

  范婧雯说,布鲁斯告诉她:科学没有性别之分,完全看你自己。这位女孩因此对自己未来平衡家庭和科学事业充满了信心。这或许是布鲁斯要求“陪吃饭”的目的之一。

  

【手记】

榜样的力量

  有时候,连布鲁斯自己都羡慕这些中国学生的学习条件。至今,拔尖班授课的老师除了布鲁斯自己,还包括数位美国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和来自牛津大学、布鲁塞尔大学等高校的教授。

  不过,有时候,有人会“怀疑”布鲁斯是不是真的得过诺奖。在书院里,他实在太普通了:早早就来到办公室干活,活动室里小到手工机床零部件,大到3D打印机,他要亲自动手体验;中午,被时差困得不行的他就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眯一会儿,下午再接着去上课或听课,然后再参加学生讨论。

  事事为博伊特勒书院操碎了心,但布鲁斯是不会拿到书院工资的,韩家淮“绝情”地说,我们只负责报销他的来回机票费、在厦门吃住,其他一律不给钱。

  现在仍然是一名纯粹科学家的韩家淮的思路是:如果要给钱,那么,要给一位诺奖获得者多少钱?给少了,看不起人家,给多了,也支付不起。他认为,你不能用金钱来“玷污”布鲁斯!

  因此,很多人认为,博伊特勒书院的价值在于:头顶诺奖光环,但是,韩家淮认为,“光环”在于诺奖得主带来的踏踏实实做事的榜样作用,他说,我们有时会很内疚,和他相比,我们还不够勤奋。

    21岁的范婧雯也在思考所谓诺奖的光环,她说,布鲁斯还专程去面试我们的老师,我们觉得,一个诺奖得主能为你做这么多,那么,如果我们将来有一天取得一些成就,也要像他那样教学生,让科学传承下去。

(载于2016年5月3日《厦门日报》)

版权所有:厦门大学 管理员信箱: service@xmu.edu.cn
Copyright © 2008 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