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日报:八载芳华 办学创高峰 九旬学长 慷慨忆当年
[打印本页]
发布时间: 2017-12-29 浏览次数: 202

2017-12-25  00:00  来源:厦门日报 

    厦大昨天举行内迁长汀办学80周年纪念大会,四名长汀时期厦大校友介绍长汀往事

学生翻阅内迁长汀资料集。

▲全场合唱厦大校歌。

潘懋元发言,周咏棠侧耳倾听。

与会的师生们在翻阅会上的内迁长汀资料集。

观众台上的学生们专注聆听当年的故事。

    厦大昨天举行内迁长汀办学80周年纪念大会,80年前的12月24日,厦大300多名师生徒步向长汀出发,开始八年内迁办学。

    战争爆发后,为躲避战火,厦大内迁长汀办学,他们在1937年12月24日出发后,走了二十余天,1938年1月12日到达长汀,1月17日复课。厦大在长汀待了八年多,直到1946年6月才开始回迁厦门。

    老校友说:

    许多事听来像天方夜谭

    四名长汀时期厦大校友,潘懋元、邵建寅、周咏棠、吴伯僖,昨天参加纪念大会,他们年龄都是“90+”,平均年龄93岁,最年轻的90岁,最年长的97岁。

    纪念大会开始前,这四名校友大多在学生的搀扶下,走上主席台。不过,94岁的周咏棠不要人扶着,上台阶时,还试图帮别的校友一把。

    他们是厦大长汀时期的校友代表,校方没有公布长汀时期校友确切人数,已有的数据是:厦大内迁长汀时学生人数196人,1945年时已经达到1044人,以此推算,应该也有几千人。但有很多人可能已不在人世。

    潘懋元和邵建寅在纪念会上向年轻师生介绍往事,他们在介绍自己入读厦大的年份时说,你们可能都还没有出生,很多事情听来可能像天方夜谭。

    厦大党委书记张彦、校长张荣的发言,是以“各位学长”开始的,人们用掌声向这些“90+”学长表示敬意,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学霸。周咏棠说,他在宁波,印象中浙江有一万多人报考厦大,最后只录取200多人。

    校长说:

    这段办学史留下三大财富

    长汀八载,被惦记了80年,它让人着迷的原因是:这八年多,应该是厦大办学史上最艰苦、最困乏的时期,但是,它却保存了完好的教育形式,一大批学术泰斗、博学鸿儒聚集山城长汀,培养了数百位国家科学家、工程院院士、大学校长、海内外著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学校声誉和社会美誉度达到空前高度。

    昨天的纪念大会上,张荣说,厦大长汀办学这段历史“铸造了厦门大学办学历史上的一座高峰”,他认为,这段办学历史至少为厦大留下三大财富:厦大师生的家国情怀与担当精神、艰苦奋斗的优良品格与自强不息的精神,以及“一切办学的出发点都是围绕培养学生”的办学理念与育人传统。

    张彦表示,纪念是为了思考如何走好今后的路。他说,长汀这段历史,对今天厦门大学“双一流”大学建设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厦大将从中汲取奋进的力量,始终保持自强不息的品格,始终保持不畏艰难的精神状态,始终保持注重内涵的发展方向,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生动实践赋予自强精神新的时代内涵。

    【揭秘】

    “90+”老校友回忆长汀往事

    内迁的第一选择曾是鼓浪屿而非长汀

    潘懋元昨天在纪念大会上揭秘说,其实,在厦大内迁地点上,长汀不是厦大的第一选择,鼓浪屿才是。事实上,厦大确曾搬到鼓浪屿。

    1937年7月6日,萨本栋被任命为国立厦门大学第一任校长,次日,“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萨本栋深知厦门地处沿海难逃兵燹之灾,然临危受命,信不能失,义不容辞。他历时一个多月从北京到厦,到厦大的第一件事是研究厦大搬迁。

    1937年的厦门,战争如箭在弦,局势一触激发。8月24日,旅居厦门的日侨开始撤退,9月3日,厦大生物大楼便被摧毁。厦大立即着手搬迁,鼓浪屿作为万国租界,相对安全,自然成为首选。

    昨天参加会议的厦大长汀时期校友邵建寅说,当时厦大租用了英华中学和毓德女中部分校舍,他的爸爸就是毓德女中的校长。

    形势越来越紧迫,鼓浪屿也很快靠不住,而且,对于一所大学来说,鼓浪屿到底太小。经过一番考察,厦大选择了长汀。

    “南方之强”出自长汀人民献给厦大的牌匾

    正如我们之前曾介绍,厦大的“南方之强”,是在内迁长汀得名。

    内迁长汀,虽然办学异常艰苦,但厦大成绩卓著,在1940年8月到1941年国民政府举行的第一届和第二届全国大学生学业竞试中,厦大学子蝉联了两届冠军。国民政府教育部全国通令嘉奖,厦大的美誉由此渐渐传开。

    昨天的纪念会说,1946年6月,厦大开始迁回厦门,长汀的老百姓夹道相送,长汀社会各界人士还专门刻了一块匾额“南方之强”送给厦大,厦大的“南方之强”美誉,就此叫响,流传至今。

    长汀时期厦大校友成最慷慨捐赠群体

    一份研究显示,长汀时期的厦大校友是厦大最慷慨的捐赠群体。长汀厦大校友直接捐赠金额达到5000多万人民币,还不包括捐建楼堂馆所和奖助学金。

    不久前,还有一位长汀时期校友遗孀,跑到厦大,把已故丈夫的退休金共计人民币50万元捐给厦大。她的丈夫蔡祖枚1945年入读厦大。

    昨天参加纪念大会的长汀时期校友周咏棠已经为厦大捐款450万元。他说,退休金都花完了,我这些钱都是炒股赚来的。周咏棠说,很多长汀时期的校友后来都成为学校最慷慨捐款者之一,因为在那个特殊年代,能平静读书的幸福,来自学校,而他们后来所取得的财富,更是学校的教育在发挥作用。

    明确注册截止时间  迟到一分钟也不行

    94岁的周咏棠前天从台湾赶来参加纪念大会,他是1944级厦大机电工程系的学生。昨日,他接受本报采访,回忆了那段长汀时光。

    在日前的系列报道中,本报曾介绍厦大长汀时期的严格办学要求。那时,开学注册的截止时间具体到小时,时间一到,注册大厅立即关门,即使只迟到1分钟,不论任何理由都不予办理,必须休学等下学期再办复学注册。

    周咏棠说,他还记得,他的同学在报到前一天搭乘长途汽车返校。不料,汽车半路抛锚,他们拿着汽车公司的抛锚证明请学校宽限。但是,学校不通融。当时的厦大教务长谢玉铭反问:注册有3天时间,为何不提早两天出发?如果你搭乘火车,迟到一分钟,火车会等你吗?

    周咏棠说,学校看似不合情理的规定,是为了教育学生进入社会后不能有投机的心理,因为社会是不会给迟到者任何同情和机会的。

    周咏棠后来出任台湾生产黑人牙膏的工厂厂长,他一直保持厦大时期养成的习惯,和人相约,不仅不迟到,还要早到,这些都使他在职场上受益匪浅。

    课本24小时轮流看  有人轮到半夜两点

    周咏棠说,在偏僻的长汀,大家都认认真真地读书,课业负担很重,考试都安排在周日考,从上午8点考到12点,学生还不交卷,老师只好问:你们还继续考下去吗?大家的回答都是:要!

    当时的条件艰苦,也是现在难以想象的。譬如说,图书馆里的课本有限,不够一人一本,只好大家借阅,每人只能借两小时,24小时循环,因此,有人轮到半夜两点,或是凌晨四点。

    但是学校的电灯很早就熄灭了,轮到半夜的同学只能在柴油灯下看书。周咏棠说,一夜过后,不仅脸,连鼻孔都被柴油灯给熏黑了。

    周咏棠说,当时厦大有个规定,开学前,学生都要进行体检,太胖、太瘦或者身体有毛病的同学,就不能选修那么多学分了。

    他说,现在说起长汀的这些往事,年轻人都觉得是在讲故事,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是长汀校友真实经历过的。

    (文/本报记者 佘峥 通讯员 李静 图/本报记者 林铭鸿)

版权所有:厦门大学 管理员信箱: service@xmu.edu.cn
Copyright © 2008 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