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起袖子建一流】海洋环境与生态文明的厦大担当
[打印本页]
发布时间: 2019-05-19 浏览次数: 2132

海洋资源环境与生态文明学科群组织构架图

【名 片】

学科群:海洋资源环境与生态文明学科群

重点发展方向与研究领域:重点建设微生物海洋学与海洋碳汇,海洋生物地球化学、地质海洋学与全球变化,海洋生态过程及其环境效应,环境监测、污染与生态毒理,海洋动力过程与气候变化,滨海湿地生态系统与全球变化,海洋物理与智慧海洋,海洋生物技术与资源开发利用,流域-海洋综合治理及可持续发展等9个方向,建设和完善“嘉庚”号海洋科学综合考察船、岸基观测与实验系统、中尺度受控模拟实验系统、海洋科学数值模拟中心及计算共享平台、大型仪器与技术服务中心等5大公共支撑体系。

建设思路与目标:围绕“国际一流、中国品牌”的学科发展目标,本学科群将以师资队伍和平台建设为抓手,依托“近海海洋环境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海洋生物制备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等国家级和省部级科技平台,以海洋和海岸带为特色和优势,瞄准海洋、环境、生态领域的国际科学前沿,针对国家海洋强国战略和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需求,坚持扶优扶需扶特扶新,通过本学科群的9个方向、5大公共支撑体系的建设和完善,为特色学科群的全面均衡发展和国家实验室的建设奠定更为宽广和厚实的基础,显著提升培养创新型人才和服务“智慧海洋”等国家战略的能力,为推进国家和区域海洋生态文明建设作出实质性贡献,并为我国参与全球海洋治理提供科技支撑。


【对 话】

戴民汉:“以一流的土壤培育一流的人才”

问:您如何看待“一流”?怎么理解“双一流”学科建设内涵?

答:在我看来,具有突出的、良好的社会声誉是一流大学最基本的标志。“一流”包含一流的办学能力和一流的“产品”。一流的办学能力包括师资、硬件、软件、文化和土壤;一流的产品包括培养一流的学生、服务社会的能力、知识与文明的产出。综合起来,就是一流的声誉。其核心是要有能力养成高素养、高素质、高情怀的一流学生,具有爆发力的、能为社会作贡献的学生。显然,培养一流学生需要一流的办学能力、一流的师资队伍。现阶段的关键点之一在于如何释放出学校每一位教师的能量,更好地发挥骨干教师的示范引领作用,激发师生间双向良性互动,共同打造一流大学的良好声誉。其实,一流的大学并没有统一的模式,应该结合学校的人文传统和办学特色等,充分发挥学科特色和优势,深耕内涵发展,积极探索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中国道路、中国模式。

问:厦门大学海洋学科历史积淀深厚,为国家的海洋科学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人才,可以说是中国海洋科教的摇篮和平台。厦大海洋科学入选“双一流”建设学科,地学相关学科和平台也正处于蓬勃发展期,您觉得接下来如何来打造以海洋为特色、以环境与生态为重要支撑的一流学科群?挑战和机缘在哪里?关键点有哪些?

答:海洋资源环境与生态文明学科群以“海洋”为特色,涵盖三个一级学科:海洋科学、生态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当今世界面临环境、生态、气候变化等问题,核心科学基石就是这三个朝阳学科,可以说,从学科本身的价值、作用和地位等方面来判断,海洋资源环境与生态文明学科群的发展机缘百年一遇。

挑战来自于内部。学科发展到一定阶段,系统将更加复杂,改革就越困难,这就更需要进一步发挥教师团队的力量,进一步完善机制,要让每位教师都能感觉到自己是发展的主人,继而充分释放能量。此外,资源的配置也是关键发展要素。海洋、环境学科发展对资源需求比较大,需要投入一流的基础设施和大型仪器装备。总的来说,机会比挑战更大,我们要把握发展机遇,查漏补缺,发挥优势。

更具体来说,从发展历史的角度看,推动学科群发展有两种动力。一是给予加速度,这是指学科群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自身具有发展惯性和动能,只要保持正确的方向、给予其加速度,即可保持良性发展;二是外部竞争力、外部发展需求、对外交流合作等外部力量的推动。

海洋资源环境与生态文明学科群历史积淀深厚,在过去的二十年来发展尤其迅速,拥有福建省唯一一个A+学科——海洋学科,学科实力已进入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行列,已成为引领我国海洋、环境、生态科技创新与人才发展的战略高地之一。回顾学科群历史发展道路,总体发展理念是正确的,可以继续坚持。但同时,学科群的发展也面临一些变化,比如内部体制机制的进一步完善的需求、外部环境的变化等。特别是海洋学科,从过去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所涉海大学,到现在全国60多个大学设立了涉海学院及相关专业,厦大海洋学科如何顺应形势的发展,抓住良好的发展机遇,值得我们深度谋划。厦大地处东南一隅,北有青岛试点国家实验室、长三角上海科创区,南有珠三角,如何在新时代的国家科技布局中占据优势地位,特别需要我们制订新的发展战略和布局;从本学科的发展来讲,目前发展态势很好,但还需要继续激发每一位教师的能量和情怀来推动“双一流”建设。学科群大约165名专任教师、250余名技术及行政支撑人员,我们要想方设法汇聚师生员工、校内涉海力量和其他资源,真正将厦大打造成为极具“海洋”特色的大学。 

总而言之,在外部环境剧烈变化的情况下,我们要有发展的定力和战略,充分释放自身内部能量,夯实一流的机制土壤,建设一流的师资队伍,培育一流的创新人才。

问:您刚刚提到在新的环境下,要推陈出新,推进体制机制创新,在您看来,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这项工作?

答:简言之,要进一步释放能量。学科群“龙头”科研平台是近海海洋环境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在过去二三十年的发展过程中,我们成功尝试了一些新的机制运行体制,践行“学术特区”的建设经验,继续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推动学术“自贸区”的建设,汇聚更多优质资源,积极探索自由、宽松、创新的学术文化与环境,建立有利于聚集、培养一流人才和团队的评价体系和体制机制,为打造一流水平的学科平台和创新人才培养基地提供示范。但学科群最大的问题是发展不均衡,学科群内部不同方向、课题组、系及学院之间发展不平衡等等,我们应该思考如何从管理机制体制上,让优势更优,亮点更亮,同时把短板补上。

所以我认为,体制机制改革的设计应该分两步走:第一步,推动优势学科更高远地发展,汇聚国际人才,释放教师能量。我们正在策划厦门大学高等海洋研究国际中心,如果说近海海洋环境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是一个“特区”的话,那高等海洋研究国际中心就是一个“自贸区”,它有更大的学术自由度,能为教师们,尤其是中青年的教师提供施展才华、发挥潜能的环境氛围和成长空间,能走好这一步将极具国际竞争力;第二步,在均衡发展方面,补足弱势学科的短板,加大对相对弱势的重要学科的支持力度。

问:在您看来,如何将海洋资源环境与生态文明学科群的传统学科优势与国际化相结合,增强学科群的国际辐射能力?

答:这是个好问题。一流大学必须面向国际、参与竞争,活跃在国际高等教育、科研和学术前沿,彰显国际影响力。海洋资源环境与生态文明学科群是厦大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学科群之一。该学科群涵盖海洋科学、生态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等三个优势一级学科,从科研思路来说,就要求有全球视野来解决区域性、全球性问题。过去二三十年来,学科发展的主要手段之一便是国际化,但国际化不仅仅是一种发展手段,更是培育师生的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学科群的“国际化”除了日常的国际交流、科研合作之外,还需要有与国际“标准”的新理念、管理手段等。

其次,每个人发挥能量需要多样化,碰撞思想、激发能量、产生火花。所以我们教师队伍的组成也要国际化、多样化,研究课题要全球化、国际化。目前,我们在地质海洋学系做试点,聘请的系主任就是美国人,希望能把国际视野、文化和理念更深度地引进来。“双一流”建设背景下的国际化,不仅要请进来,还要走出去,我们还要增强国际辐射能力,比如位于厦大马来西亚分校的中国-东盟海洋学院。我相信,在秉承中国的特色的基础上,坚持国际化的道路是正确的,我们还要坚定不移走下去。

最后回到第一个问题,也就是一流的师资的问题。我希望我们的每一位教师都要有在国际上同台竞技的能力,在国际舞台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这样,整个厦门大学的学科群在国际上也才有响当当的声誉。

问:将理念、蓝图变成实践、成效,在推动本学科群“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最亟待解决的困难和瓶颈是什么?将如何解决?

答: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持久地保持高质量的发展。具体说,要突破两个瓶颈:一是教师个体力量的释放,这是最关键的问题。现在每位教师肩上的负担都很重,从我本人到一大批年轻教师的压力都很大,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提倡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学校和学科群要共同努力创造条件减轻教师的负担,让他们能够潜心做好科研教学、社会服务等大学教师本身的职责;二是学科发展到一定阶段,相应的资源要跟上。我们的学科群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生态问题等,希望能把更多社会资源运用到海洋环境和生态学科群当中。

  (宣传部 文/欧阳桂莲 图/卢振


【故事】

小蓝藻与大海洋

故事若要说起,得先认识一个原始的生命——蓝藻。

在地球出现生命的起初,这个有点特别的生命形式也许就已经存在。在百度词条上,对它是这么描述:蓝藻又名蓝绿藻(blue—green algae),是一类进化历史悠久、革兰氏染色阴性、无鞭毛、含叶绿素a,但不含叶绿体(区别于真核生物的藻类)、能进行产氧性光合作用的大型单细胞原核生物。而在我校年轻的科学家史大林看来,这些古老原始的生命体和我们当下以及未来产生的连接点之一,在于它们中的一部分具有的“固氮”功能,这项功能也成为史大林在全球变化对浮游植物影响研究领域的一个“机缘”。

地球约三分之一人为排放的二氧化碳被海洋所吸收。因此,海洋以迄今3亿年来最快的速度酸化(CO2升高、pH下降),海洋生态系统的关键过程和功能也随之受到影响。而全球面积一半以上海洋的初级生产力受限于氮营养盐缺乏,这便凸显了固氮生物存在的重要性。这时,故事开头那些有着超强固氮能力的原始生命体固氮蓝藻便映入了科学家们的视野。

我们知道,优势固氮蓝藻束毛藻是寡营养海区中氮的重要来源,可贡献高达50%的海洋总固氮量。那么它们对海洋酸化的响应如何?这将直接关系到有多少氮营养盐进入未来海洋生态系统以支撑海洋生物泵,从而影响有多少碳能够被海洋吸收并深藏海底。由此,在未来它们究竟将如何影响海洋初级生产力和气候调节功能?史大林持续在关注这个有意思而且对人类自身生存发展有着重要意义的课题。

在与古老的蓝藻束毛藻打交道的过程中,史大林渐渐厘清了当下国际学界就酸化对束毛藻的影响存在的截然相反的研究发现,并在严谨的科研后,提出了自己独到且富有说服力的观点——以天然海水为培养基,发现酸化抑制束毛藻的固氮作用,尤其在铁限制条件下,该负效应加剧,并且在微观水平解析了束毛藻响应海洋酸化的分子机理过程。这也就是意味着,此前学界广泛认定的酸化促进束毛藻固氮作用的结论被推翻了。该研究在Science上发表后,引起了学界震动。质疑声也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

然而在科学面前,科学本身便是真理。科学家所做的就是帮助我们更接近事实,更看清真相,从而缔造更加和谐美好的世界。

今年四月初,史大林团队与合作者在前期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系统地定量测定了固氮和光合系统蛋白的表达量及其含铁量,建立了一个束毛藻的“资源最优化分配”细胞模型,并发表于Nature Communications,进一步深入解释了酸化为何抑制束毛藻的固氮作用。

研究取得进展的欣喜映照在这位年轻的科学家脸上。小小的浮游生物,却关乎整个海洋、大气乃至全球环境的变化。摸清他们的秉性脾气,熟悉他们的生长趋势,判断他们在变换的全球环境中扮演何种角色,都是科学家们在严谨的科研世界里一分一厘去发现和印证的。

故事当然未完待续。不管是小蓝藻还是大海洋,在全球环境变化的大课题中,或许,比发现的欣喜更重要的是,史大林和他的团队实实在在地为地球更加美好的事业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和贡献。

(文/宣传部 欧阳桂莲 图/环境与生态学院)

责任编辑:欧阳桂莲

版权所有:厦门大学 管理员信箱: service@xmu.edu.cn
Copyright © 2008 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