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笔谈】实现初心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
[打印本页]
发布时间: 2019-10-30 浏览次数: 540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自1921年建党以来,中国共产党人不懈奋斗的历史就是一部牢记初心、勇担使命的历史。这部光荣的历史已经证明并将随着时间的流转继续证明这样一个真理:只有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为中国人民不断创造更加美好的幸福生活,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但是有人可能会提出疑问,要实现“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初心,为什么必须要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我们有没有其他道路可以走?还有的问题更加具有理论上的挑战性。众所周知,我们没有经历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而直接在封建社会的基础上建立起了社会主义制度。对于这种“跨越”,有的人是有疑虑的,因为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人类社会应该从封建社会走向资本主义社会,然后才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阶段。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跨越历史发展阶段而走一条社会主义道路,其理论上合法性究竟何在?我们的做法究竟是否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相背离?

事实上,马克思在研究社会历史问题的时候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问题,为此,一方面,他曾经非常详细地考察过19世纪40年代初的德国现实,然后提出德国革命的道路问题;另一方面,他也曾经就俄国的问题发表见解,谈了资本主义历史阶段是否可以跨越的问题。马克思的主张恰能回答前面种种关于我国“社会主义道路”的疑问,所以我们在此有必要来学习他的相关理论。

首先,马克思自早年起就特别注重结合社会现实展开研究,绝不拘泥于历史的教条或成规。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里,当他研究德国革命问题时,首先要做的是分析当时德国的现实。那么1843年德国的现实是什么呢?总体上来看,德国的经济、政治全面落后于整个西欧的历史时代,即当英法已经进入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时候,德国的封建保守势力还相当强大。而就德国各社会阶层而言,包括资产者在内的各个阶层还无法承担实现德国人解放的任务,这是因为他们“未等庆祝胜利,就遭到了失败,未等克服面前的障碍,就有了自己的障碍,未等表现出自己的宽宏大度的本质,就表现了自己心胸狭隘的本质,以致连扮演一个重要角色的机遇,也是未等它到手往往就失之交臂,以致一个阶级刚刚开始同高于自己的阶级进行斗争,就卷入了同低于自己的阶级的斗争。” 因此,在这种现实条件下,德国的资产阶级根本不可能领导德国人民开展一场资产阶级革命。那么马克思为德国解放开具的药方是什么呢?他接着说:“在德国,不摧毁一切奴役制,任何一种奴役制都不可能被摧毁。彻底的德国不从根本上进行革命,就不可能完成革命。” 由此,马克思寄希望于德国的无产阶级,认为当时的德国走一条无产阶级革命道路,从而建立一个真正的人的解放的社会是可能的,他当时并不认为德国的无产阶级必须首先走一条资产阶级革命的道路,然后才能在发展资本主义的基础上建设一个理想社会。相反他认为,只要是无产阶级领导的革命,这一革命就会向着真正的人的解放的道路前进。我们现在可以回首看看鸦片战争之后的旧中国,当时的社会状况与马克思这里谈到的德国是何其相似啊!鸦片战争之后的旧中国在整体上已经落后于整个世界历史,无论是开明的封建主、民族资产阶级还是大资产阶级都因为本阶级固有的局限性而最终无法拯救陷入危机的中华民族,更谈不上为中国人民开创幸福美好生活了。只有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中国共产党通过社会主义革命,才真正帮助中国人民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转变。可见,中国走上一条社会主义道路,是全体人民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必然的选择,也印证了马克思在1843年就德国问题阐发的相关理论的合理性,即当整个社会的其他阶级都无法承担历史任务的时候,无产阶级完全可以而且也必然是要开创一条实现人的解放的彻底革命的道路。

其次,有人可能会提出,写作《导言》时期的马克思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历史唯物主义者,这时新世界观还没有正式形成,所以这个时期马克思的观点不能代表成熟时期马克思的看法。这种质疑是有道理的,那么我们再来看看成熟时期的作为历史唯物主义者的马克思又是如何来看待社会革命的道路问题的。在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历史唯物主义之后,当时俄国的女哲学家查苏利奇向马克思提了两个后来也引起中国学界广泛关注的问题:第一,世界各国是不是都必然首先要经历一个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才能迈向更加高级的社会形态;第二,就俄国的历史发展而言,传统的原始农村公社所有制是不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必定会瓦解而转为资本主义所有制,从而使得俄国首先成为一个资本主义所有制占主导的社会。查苏利奇向马克思咨询的问题几乎就是对后来中国可能会面临的问题的前瞻,那么我们看看马克思和恩格斯是怎么回答的。马克思在复信中强调,他确实主张历史发展进程中的“必然性”,即必须首先要发展出资本主义,然后才能进入更加高级的社会形态,但是他把“这一运动的‘历史必然性’明确地限制在西欧各国的范围内。” 俄国社会有自己的现实特点,所以马克思说自己在《资本论》中提出的历史唯物主义的主张并不否认在俄国的条件下,农村公社所有制是具有生命力的。并且通过研究各种材料,马克思深信,“这种农村公社是俄国社会新生的支点。” 同样,在《共产党宣言》1882年俄文版序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指出,“假如俄国革命将成为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信号而双方互相补充的话,那么现今的俄国土地公有制便能成为共产主义发展的起点。” 可见,马克思已经非常清楚地表达这样的观点:第一,关于历史必然首先发展到资本主义阶段然后才能迈向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这样的观点仅仅是就当时西欧各国的情况而言的,我们不能把这一主张教条地套用到东方社会中;第二,在西欧之外的国家,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不经历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而直接走上一条更高阶段的社会发展道路是可能的。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国发展社会主义而不必经历一个所谓的资本主义的“卡夫丁峡谷”,这同样也并不违背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原意,也不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背弃,相反,今天中国社会发展的成就恰恰是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上述观点的印证!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5-16页。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8页。

    [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89页。

    [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90页。

    [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8页。


(人文学院哲学系 杨松)

(【初心笔谈】专栏将贯穿整个主题教育始终,定期推送。欢迎广大师生踊跃投稿。联系人:洪春生,联系电话:2187323,邮箱:xdtk@xmu.edu.cn

【往期回顾】

1.张有奎:《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是不忘初心的前提》

https://news.xmu.edu.cn/2019/0912/c1552a376930/page.htm  

2.唐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哲学意蕴 》

https://news.xmu.edu.cn/2019/0918/c1552a377522/page.htm 

3.冯霞:《守初心担使命的新时代意义》

https://news.xmu.edu.cn/2019/0924/c1552a377990/page.htm

4.刘群鑫:《用初心使命奏响教育爱国赞歌》

https://news.xmu.edu.cn/2019/1009/c1552a379827/page.htm 

5.王奇琦:《“不忘初心”的道德意蕴》

https://news.xmu.edu.cn/2019/1014/c1552a380428/page.htm 

6.吕志奎:《牢记初心使命,讲清楚中国特色国家治理现代化之道》

https://news.xmu.edu.cn/2019/1016/c1552a380843/page.htm 

7.张艳涛、满童童:《“红船精神”与强国时代》

https://news.xmu.edu.cn/2019/1023/c1552a381762/page.htm

8.李艳霞:《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蕴含的四个统一》

https://news.xmu.edu.cn/2019/1025/c1552a384081/page.htm 

责任编辑:谢图南


版权所有:厦门大学 管理员信箱: service@xmu.edu.cn
Copyright © 2008 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