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厦大 >> 正文
瞭望:Z世代大学生灵活就业求新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07日 来源:瞭望

毕业于沈阳农业大学的“90 后”姚艳梅在直播平台销售家乡农产品(2021 年 1 月17 日摄) 摄影 / 本刊

◇2020~202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的灵活就业率超过16%。多位受访毕业生认为,灵活就业基本满足他们阶段性的需求

◇毕业生应主动研究灵活就业的劳动关系、行业标准与社会保障,在选择灵活就业时签订适合职业特点且合理有效的合同,掌握合法维权方式,处理好灵活就业和长远职业规划的关系

“金三银四”的求职季,音乐专业大四学生陈思哲并没有四处投递简历。她刚刚在音乐平台发布了一首原创歌曲,接着又将参与筹划在B站上开设一档关于幕后音乐制作人的访谈节目。拿到学校就业登记表后,她随即勾选了“灵活就业”选项。

越来越多大学生的身影出现在非传统就业领域。不论是成为新媒体平台的“弄潮儿”,还是外卖骑手、快递员,不论主动还是被动,他们不拘一格迈进了灵活就业的大门。

根据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数据统计,2020~202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的灵活就业率超过16%。今年,高校毕业生首度突破千万人数,Z世代大学生的灵活就业出现了哪些新动向?

求新、逐梦或是过渡性选择?

今年的春招接近尾声,高校毕业生们几家欢喜几家愁。

即将毕业的某高校行政管理专业本科生范陈炜投了十几份简历。他发现,专升本的学历常遭到一些企业的挑剔。有同学建议他,不如一起组建个直播带货团队。

范陈炜纠结了一番:若以应届生的身份通过校招进入企业,可以获得相对稳定的岗位和薪资待遇;如果向平台经济进军,可能收入没有保障,也可能获得更大的红利。他最终遵循内心的想法,走上直播带货之路。

范陈炜的灵活就业不是从零开始。他的团队共4人,有擅长视频拍摄和制作的,有擅长营销的,而他从2015年开始接触B站并尝试做博主,加上实习积累的厂家资源,很快,他们拿到了第一笔直播带货订单。

Z世代的大学生们成长于互联网时代,一出生就与网络信息时代无缝对接,渴望成为互联网经济的弄潮儿。新媒体平台提供的灵活就业渠道,为毕业生逐梦辟出一条新路。陈思哲说,她从小梦想当歌词作家,“选择灵活就业并非是疫情所迫,而是出于个人兴趣,更好地追逐艺术梦想。”

“最理想的状态是将音乐制作的新媒体表达当做副业,同时拥有一份相对稳定的教师职业保障收入”。所以,陈思哲同时在积极备考教师编制。

中国灵活就业从业人员规模在2021年达到2亿左右,其中大学毕业生的比例在逐年增加。

前不久,一名985高校毕业生送外卖三年挣40万元买房买车的消息登上热搜,高学历和低门槛的工作反差引发热议。其实,不少“00后”学生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当骑手。有的利用假期成为兼职骑手,为自己挣学费;也有的是因为一时找不到满意的工作,退而求其次。

大学生选择灵活就业的原因很多,不少人仅将其作为一种过渡性选择。今年考研失败的普通一本应届生陈铭打算“二战”,但为了独立承担考研期间的开销,他临时找了一份传媒公司的新媒体营销策划岗,不用坐班的工作机制使他有足够时间备考。

根据兼职猫平台数据,超八成求职者选择灵活就业的首要原因是工作弹性和时间灵活,超六成求职者看重的是灵活就业岗位的薪酬福利和工作距离。多位受访毕业生认为,灵活就业基本能满足他们阶段性的需求。

就业观正在被重新定义

近年来,灵活就业的内涵外延不断扩展。传统定义中,它是指家政工、餐饮服务员等零工。如今,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网络主播、知识付费服务等非全日制弹性工作新业态都囊括其中。

记者调研发现,灵活就业折射出Z世代大学生的职业观念更加多元。他们追求“为自我实现而工作”,看重工作的自由度和舒适度。

“00后”金融学应届生陈麒宇就是其中一个代表。她成立了一个工作室,通过视觉营销、IP打造、新品类孵化等创意策划为快消品企业赋能。还未毕业,她的校园生活已经无缝衔接到工作状态。

“每天照常早起运动,灵活安排工作时间,接洽客户、搜罗互联网新动向和制作策划案,偶尔与团队伙伴一起加班。”她说,“这种状态可以支撑我乐此不疲地工作,发挥所学所能创造更高价值。”在她看来,灵活就业并非是技术性低的职业,相反,拥有较高的技能和对行业充分的了解,才能实现“知识变现”的灵活度。

灵活就业并不一定等于低收入、非正规。灵活就业,一度被视为正规就业和失业之间的“蓄水池”,如今正表现出更多的可能性。

一些学生团队在短视频制作平台崭露头角,受到广泛关注,收入颇为可观;有的大学生外卖骑手兼具经验和学识,更快获得晋升管理岗位的机会……这些灵活就业可能为他们的长远职业发展奠定基础,机遇与不稳定性并存。

一些院校紧跟时代步伐提前谋划。福州阳光学院从2020年起面向全校学生开设直播专班,指导有兴趣从事新媒体直播行业的学生掌握相关技能,了解行业动向。

该校招生与就业工作处副处长叶润真介绍,今年学校选择灵活就业的毕业生比例比去年同期提升了。根据学生需求,就业指导的重心也偏向短视频运营、编导创作、创新创业等方面。此外,学校今年推行课程改革,要求毕业生人手制作一部微电影式新媒体简历,向用人单位推介自己。

灵活就业考验学生的综合能力。一些院校就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艺术和传媒类专业灵活就业的学生较多,而传统文理工科选择新式灵活就业的学生较少。对灵活就业的接受程度,一方面受到家庭观念和经济条件等影响,另一方面关乎工作质量和学生个人及家庭的预期匹配度。

为灵活就业系上“安全带”

从2019年开始,“灵活就业”已连续四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且关注度不断提升。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健全灵活就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险制度和劳动者权益保障制度,推进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住房公积金制度试点。

当前,国家对于灵活就业人群的保障制度有待逐步完善。

首先是降级缴交社保、五险一金门槛。目前灵活就业人员社保只包括基本养老和医疗两项,不包括工伤、失业和生育保险。大部分地区仍存在社保缴交的户籍门槛,保障灵活就业劳动者权益的制度还在试点阶段,尚未普及。

其次是存在行业风险。有毕业生反映,一些灵活就业的机构不愿意签三方协议,后续的保障存在不确定性。一名从事知识付费类灵活就业的大学生说,“在知识产权方面,个人维权难以与平台公司抗衡。”

为进一步完善灵活就业社会保障政策,部分地区人社部门出台了针对灵活就业人员的补贴制度。如福州市人社局为灵活就业的离校2年内的高校毕业生,给予一定额度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补贴;宁波市规定,从事灵活就业的困难人员和毕业2年内高校毕业生,可按规定享受相关社会保险补贴。

厦门大学学生就业创业指导中心副主任陈国渊建议,毕业生应主动研究灵活就业的劳动关系、行业标准与社会保障,在选择灵活就业时签订适合职业特点且合理有效的合同,掌握合法维权方式,处理好灵活就业和长远职业规划的关系。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邓倩倩)

【责任编辑:宣传部外宣】
最新新闻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