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百年相册 >> 正文
师者|余绪缨:前沿求索几度秋 由技入道勇探求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4日 来源:管理学院

4月6日,厦门大学隆重举行建校百年庆典。一篇题为“这是我们要追的星!百年厦大,群贤璀璨”的文章瞬间“刷屏”整个微信圈。厦门大学管理学院会计学系已故教授余绪缨先生就是其中的一颗璀璨之星。

1922年8月,余绪缨先生出生于江西靖安。1945年,余绪缨先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受聘于母校厦门大学任教,从此开始了其一生从事的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的漫长学术生涯。

2007年9月23日,著名经济学家、会计学家和教育家,中国管理会计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厦门大学资深教授余绪缨先生永远告别其毕生挚爱的会计学教育与科研事业。缅怀余绪缨先生的最好方式就是理解其学术思想,并加以继承和发扬光大。余绪缨先生的学术思想非常丰富,此文仅撷取几个“片段”展现余绪缨先生的风采。

会计信息系统论的引入者

20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踏上改革与开放的征程。在这个“承上启下,承前启后”的特殊时期,受传统思维定势的严重影响,许多人思想上还存在浓厚的“阶段斗争”潜意识。这种“阶级斗争”潜意识表现在会计研究领域就是会计学科属性(是否具有阶级性)的论争。基于这种特殊情境,余绪缨先生突破会计阶级性的思维桎梏,以超常的胆识和洞察力(也许,今天我等后学未必能够完全体察到当时的特殊情境)在其富有创建性的研究文献《要从发展的观点,看会计学的科学属性》(《中国经济问题》1980年第5期)中提出“怎样认识会计学的科学属性,是以怎样认识会计的性质为其基本前提”,从而在中国首次提出“根据当前的现实及其今后的发展,应把会计看作是一个信息系统,它主要是通过客观而科学的信息,为管理提供咨询服务”。“会计作为一个信息系统,实质上是一种特定的语言,一种特定的方法;而语言或方法,是无所谓阶级性的”。余绪缨先生进而认为“明确了会计的基本性质,对于会计学究竟是一门什么样的科学,也就易于理解了”,从而进一步提出“会计学是一个专门的知识领域,……着重研究如何科学地组织和完善会计信息系统,使之更好地发挥其管理咨询作用的一门方法论的科学”。

之后,余绪缨先生又在《关于建立能适应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的会计学科体系问题——兼论与此有关的几个会计理论问题》(《会计研究》1982年第2期)再次提出“会计作为一个信息系统,它所提供的信息的数量和质量,仍在不断发展中”。余绪缨先生这个观点随后发展成为中国会计理论界有关会计本质的主流观点,余绪缨先生也因此而成为“会计信息系统论”学派的主要代表性人物。即便在今天的数字化时代,余绪缨先生的观点也具有相当强的前瞻性。

沿着这样的思路,针对当时“争论不休”的“财务与会计关系”问题,余绪缨先生旗帜鲜明地指出“会计是一个信息系统,它为管理(包括财务管理)提供有用的信息。会计为管理服务,但不是管理本身”,从而进一步认为“财务(管理)”与“会计”是两个独立的学科。之后,余绪缨先生又专门撰文阐述这种观点。尽管这种观点在今天早已成为一种共识并成为一种常识,但是,在当时那个特殊时期,余绪缨先生的观点无疑对厘清会计学科与财务(管理)学科之间的关系,促使会计学与财务(管理)学成为两个独立的学科,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中国管理会计学科奠基者

随着中国的改革与开放,西方许多会计学术思想开始传入中国。这时,余绪缨先生深感“现代管理会计是一门新兴的、将现代化管理与会计融为一体的综合性交叉学科,在中国原属空白,但在现代化经济管理中却极为重要”。为此,余绪缨先生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披荆斩棘,竭尽全力,不断面对并回应各种质疑或误解,从无到有,在中国率先致力于管理会计学科的引进与创建、发展,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富有开拓性研究成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会计学科的创建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余绪缨先生也因此成为中国管理会计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不过,余绪缨先生认为,“一门新兴学科的学习和引进,教材是一种重要的媒介”。管理会计教材也是培养管理会计人才的重要载体。管理会计毕竟发展于西方市场经济发达国家。本着“以我为主,博采众长,融合提炼,自成一家”的原则,余绪缨先生认为不把“众长”学透,就不能“博采”,要想自成一家,就得先学透百家。然而,尽管国外管理会计教材众多,但其结构体系并没有统一的规范,往往根据各教材作者自己的认识和修养,各展其长,形成不同的重点和特点。有鉴于此,余绪缨先生在广泛阅读国外各种版本管理会计教材的基础上,结合其对管理会计的对象与方法、管理会计的基本框架与学科属性以及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会计特点等问题的独特见解,博采众长,融合提炼,确定了“以管理会计的对象即现金流动为经,以管理会计的职能为纬”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会计教材结构体系。

确定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会计教材结构体系之后,余绪缨先生以“发白未懈青云志”自励,夜以继日,尽心竭力编写出了管理会计教材初稿,并作为教育部委托厦门大学举办的高等财经院校管理会计师资培训班(1981年1月至7月)的试用教材。以这次教学实践为基础,余绪缨先生对初稿做了较大的增删、修订,形成第二稿。1981年11月,财政部人事教育司在厦门大学召开教材审稿会。当时审稿专家在充分肯定“这本教材内容丰富,自成体系,论述深入,结构严谨。迄今为止,这是国内有关管理会计教材中,质量较高、学术造诣较深的一本”的同时,也就如何进一步修改、提高教材的质量提出了建议。余绪缨先生根据审稿专家的建议,经过认真分析、研究,又做了较大的修改、补充,形成第三稿,作为正式出版的基础。

余绪缨先生编写的《管理会计》是一部具有开拓性的高等财经院校试用教材。该教材所创建的“以管理会计的对象即现金流动为经,以管理会计的职能为纬”的管理会计教材结构体系成为中国当时同类教材编写的蓝本,堪称中国管理会计教材的奠基之作。

余绪缨先生编写的《管理会计》教材封面

20世纪90年代之前,余绪缨先生的《管理会计》教材具有非常广泛的影响,获得当时国家教育委员会高等学校优秀教材一等奖和相应的荣誉证书。该教材启蒙并深深地影响了整整一代自中国1977年恢复高考以后入学的管理会计学人。许多人是通过该教材才了解、理解和掌握管理会计知识,从而对管理会计感兴趣。可以说,该教材不仅对管理会计在中国的传播、普及与应用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且也标志着余绪缨先生已经完成了对西方管理会计的引进工作,开始进入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会计学科阶段。

管理会计文化观的拓荒者

20世纪90年代,余绪缨先生以其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功底,将中国会计研究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提出经济、法律、政治诸因素固然对会计模式的形成和发展具有重要影响,但是,这只是停留在物质与制度层面,尚未分析到层次更深、境界更高的文化层面。就中国会计研究而言,超越时空的文化因素对会计的影响,最能彰显根植于中国文化沃土、闪耀着“东方智慧”灿烂光芒的中国会计文化层面的重大特色。中国管理会计研究应该与历史潮流相适应,从传统技术观向社会文化观转变,中国古代“孙子兵法”所隐含的管理思想与西方市场经济国家流行的战略管理会计存在相通之处。

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面对扑面而来的知识经济,余绪缨先生倍感社会文化观对管理与管理会计的深刻影响,从更广阔的视野,展望21世纪会计学科的发展趋势。余绪缨先生认为,管理会计问题绝不是单纯的技术性问题,管理会计的研究不能局限于其技术层面,必须同社会文化观相结合,以“系统观”取代“机械观”,由“物本管理”转向体现“人文观”的“智本管理”。由此,余绪缨先生强调管理会计必须“由技入道”。

余绪缨先生认为,会计的功能是行为功能(behavioral function),要使会计的行为功能得到充分发挥,就必须深入研究其社会文化层面,实现会计研究的技术观和社会文化观相结合。余绪缨先生断言“会计的社会文化层面远比它的技术层面重要得多”。作为一个会计战线老兵的“从容论道”,余绪缨先生对管理会计发展的人文化趋向的独到见解对中国未来管理会计研究富有启发作用。

中国会计走向世界的使者

余绪缨先生的学术成就不仅在国内有较为广泛的影响,而且在国际学术界也十分引人注目。1982年至1983年,中美联合举办的中国工业科技管理大连培训中心聘请余绪缨先生担任兼职教授,为企业高层领导干部和高层管理人员讲授“管理会计”这门课程。自1985年以来,余绪缨先生应美国国家科学院“美中学术交流委员会”、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伊利诺大学、纽约州立大学、美国会计学会和加拿大国际开发署等单位的邀请,先后十余次出访美国、加拿大、日本、法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在国际学术会议上宣读论文或开展合作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专业领域扩大了中国的国际影响,为中国会计走向世界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也许,“前沿求索几度秋,由技入道勇探求;攀登莫负平生愿,巍巍砥柱立中流”就是余绪缨先生一生的“写照”。

(文/胡玉明 图/管理学院)

【人物名片】

余绪缨,1945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曾任厦门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管理学博士后流动站学术带头人,厦门大学文科学术委员会委员;深圳大学、中山大学等七校客座教授;美国伊利诺大学“会计国际教育与研究中心”主办的国际权威性会计刊物《会计国际学刊》(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编辑政策部成员(该部由从世界多国选聘的5名著名学者组成);中国会计学会顾问;财政部人才中心高级专家委员会特聘专家;美国会计学会、会计教育与研究国际学会和加拿大学术会计学会会员。曾任国家教育委员会高级经济师评委会主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厦门市政协副主席、厦门大学会计与企业管理系主任、厦门大学会计系主任等职务。

余绪缨的研究主要涉及会计基础理论、成本、管理会计、企业理财、管理学等领域。半个多世纪以来,其始终坚持站在教学科研第一线,经过刻苦钻研逐步形成独树一帜的学术思想,并取得一系列学术成果。余绪缨编著出版了《管理会计》、《国际管理会计》、《财务会计》、《会计理论与现代管理会计研究》、《企业理财学》、《管理会计学》等教材、专著、译著近30部,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为适应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促进中国企业管理的现代化,余绪缨深感必须开拓新的研究领域,特别认识到:“现代管理会计”是一门新兴的将现代化管理与会计融为一体的综合性交叉学科,在中国原属空白,但在现代化经济管理中却极为重要。为此,余绪缨从70年代开始,从无到有,在中国率先致力于这一学科的引进、创建和发展,做了大量的开拓性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富有开拓性的成果,填补了中国在这个领域的空白。


【责任编辑:谢晨馨】
最新新闻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