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学子风采 >> 正文
【学子风采】养水母的小专家——访海洋与地球学院2017级硕士生尼紫泰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31日 来源: 责任编辑:林济源 阅读数:

“大家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生物可以永生吗?”在中央电视台最近播出的《科学动物园》节目里,27岁的尼紫泰以“神奇动物推介人”的身份站在舞台上,微笑着向观众抛出悬念。

在接下来的七分钟里,尼紫泰将海月水母独特的繁殖方式娓娓道来,甚至把海月水母培养缸带到节目舞台,现场演示了一番水母喂食的过程。

这位痴迷于水母研究和科普的河南小伙,是我校海洋与地球学院海洋生物科学与技术系2017级硕士生。

跨界: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回顾自己从结缘水母到考入厦大“双一流”建设学科攻读海洋生物学的经历,尼紫泰反复提到的一个词是:“好玩”。

尼紫泰本科学习的是机械工程及自动化机械设计,毕业后曾在北京从事机械制造工作。尼紫泰一次在辽宁东戴河下海游泳时遇到水母,被水母的魅力深深吸引。倒立水母、蛋黄水母、海月水母……尼紫泰发觉这“一团软软的东西,其实都有自己的个性”,并开始接触水母的相关知识。

2016年末,经过三个月的学习准备,这位偶遇水母的“门外汉”成功考上厦门大学海洋与地球学院。后来在得知厦门大学近海海洋环境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郑连明教授在主持水母相关的研究项目后,尼紫泰主动请求成为郑连明“麾下”的研究生。

初入海洋生物系,尼紫泰在知识海洋中却遨游得不那么顺利。“因为底子比较弱,上课时候常常听不懂”,甚至“有一瞬间有些后悔读研”。他回忆:“一些学术名词在别人看来非常熟悉,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 一次课堂上,尼紫泰在给大家讲解文献时,把叶绿素的英文缩写词误翻译为“富营养化”,经其他同学提示后,尼紫泰对错误“懊悔不已”。这次经历,让尼紫泰在课堂之外狠下功夫——在同学帮助下,他开始阅读更多学术文献,认真翻译学习资料。一次次课程学习和实验后,尼紫泰越发惊叹于海洋生物的“有趣”和“好玩”。为了观察栉水母的排精和排卵过程,致力于研究栉水母生活史的尼紫泰曾在实验室里一个人待到凌晨两点。

在海洋科研过程中,少不了各种风浪。在广东惠州的大亚湾,尼紫泰经历了一次并不舒畅的出海科研初体验。本以为“出海就是玩”的他,上船半个小时就开始晕船,“吐了一天,没有战斗力,船上饭菜都没有胃口吃”。海上风浪大,尼紫泰和同伴们要在摇晃的船只上进行采样,并当场记录滤水量、温度、盐度、采样时间和地点经纬度等精确指标,以便为后续计算该地区浮游生物的生态分布提供数据。为期三天的考察里,尼紫泰和科研团队每天早上七点出海,在海上一干就干到傍晚五六点。

哪怕遇到风浪,也要坚持完成任务。“实验室的学风严谨,敢作敢为。”尼紫泰说。

传播:水母故事用“萌萌哒”的方式讲述

尼紫泰的另一个身份,是活跃于社交媒体的水母科普博主。

“海洋生物美丽又充满诱惑,但也暗藏杀机——水母就是一个典型……”这篇讲述“被水母蜇伤该如何”的推文,在知名科普公众号“物种日历”获得了三万阅读量。推文的特约作者便是尼紫泰。

“一开始,写一篇推文差不多要一周”,尼紫泰回忆道。他说,他始终以“厦大海洋生物学研究生”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每一篇的科普文章都需要阅读十余篇中英文的论文资料,边查边写。而随着学术积累逐渐提升,尼紫泰如今已经可以做到一周产出一篇甚至两篇科普文章。

为了让水母科普变得通俗易懂,一篇推文诞生前还要反复修改、力求做到图文并茂。在“物种日历”约稿的科普推文里,尼紫泰在文中穿插了大量水母照片、动态图片和相关的电影剧照,让原本深奥的海洋生物学的专业术语变得生动可感。

讲好水母的故事,少不了“表情包”的传播。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邹振东的一次关于网络传播的主题讲座使尼紫泰萌生了为水母制作系列“表情包”的创意构想。开心、悲伤、疑惑……在尼紫泰和同伴杨馨文的努力下,16款不同情态的水母动态造型从数百帧画稿中诞生。在厦门大学第一届海洋文化科技创新创意大赛中,尼紫泰所在的“养水母的厦大人”队凭借原创的水母微信“表情包”,在52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平面设计组一等奖。如今,这款水母“表情包”下载量已达到677次,使用量更是高达11000次。

除了利用互联网讲好水母故事,尼紫泰还让水母走进小学生的课堂。2018年末,尼紫泰参与了新浪厦门组织的一场公益活动,前往福建南安山区的一所小学开展海洋科普活动。在这所看不到大海的乡村小学里,尼紫泰和同伴把水母等海洋生物带到孩子们面前,为他们上了一堂“触手可及”的海洋课。

在如今的日程表上,“创业”已然成为尼紫泰的新目标。在他看来,“科研产生价值,而创业是传递价值”。他希望把自己创业的自媒体命名为“厦海”,利用自媒体的方式讲好中国的、厦大的海洋故事,把厦门大学海洋学科的优秀积淀和背后的科研故事传播出去,把海洋学子的创新创业成果加以推广,努力实现产品的商业转化,“超越学术科研的价值”。

(文/ 校报学生记者 冯韦隽  图/ 尼紫泰)


最新新闻
最新图文